折原-Rinya

☆我叫人类,临也love我☆( • ̀ω•́ )✧

【降临祭征文】唇

 

 

 祝临也先生生日快乐~~

永远二十一~~

 

ooc慎

 

 

 

 

 

冬天一如既往的那么寒冷得让人厌恶,窗外细雪飘飘,白白的一层铺得到处都是,连强迫症人都不顾雪盲去欣赏。当然,是在屋里。灰白的天空下可是连个人影都没有,这么令人讨厌的冬天,就连自动·飞在天上·贩卖机和小刀都各回各家各安其职,真是可喜可贺。

咳咳,无论在池袋亦或是新宿,只要一提起“犬猿之仲”,人人不是惊慌失措的神情,就是一脸无奈。嘛,偶尔也会有一些早已见怪不怪一脸风轻云淡的过来人了。既然是二十四小时战争组,那么广大池袋新宿人民就都能何时何地地看到扔路标如同投掷飞镖一样轻松简单的金发酒保,和蹦蹦跳跳身手敏捷得让牛顿在厕所里哭唧唧的黑发男子。

嗚呼,好想在这悲雅的白色之日为两地人民和牛顿点上一只白色的蜡烛。(并不)

可我觉得他们可是连欢呼都来不及呢,科科。

即使是那么多年的心灵默契也不见得他们会在停战一事上达成共识,一年四季,唯有吾冬才能制止他们两了。这一罕见的和平季节真是让人涕泗横流回家睡觉一觉天明可喜可贺。

 

 

 

新宿

偌大的事务所里空荡荡的,只有孤寂的情报贩子,站在落地窗旁俯视众生,孑然一身。

十足的暖气,单薄的长衫,还有一杯飘着袅袅白雾的咖啡。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新宿情报屋每年迎接冬天的惯例了。桌上散落着复杂的文件,电脑也已经因长时间的沉寂而自动待机了。

呜呼,真是遗憾啊,我心爱的人类们恐惧着寒冬而都回家窝在暖桌里了吗?

折原临也望着窗外,下意识地继续咬起了嘴唇上翻起的尖刺。

 

是的,折原临也不知从何时起便有了喜欢咬因嘴唇干裂而起的皮的习惯。从最初的时不时舔一下嘴唇咬掉翻起的皮,到现在的恨不得把嘴唇咬得平滑如镜,即使是一点点的翻起都忍无可忍;到把这个当成每时每刻都必须完成的主线任务,咬到出血也在所不惜的程度了。这份固执,如同折原临也本人对那头金发怪物的执着,已经戒不掉了。

 俗话说“清理”干净后一时爽,吃饭的时候就麻烦了。

晚饭是平和岛静雄做的,满满的都是肉和浓厚的酱汁。情报贩子满足的眯起了眼镜,像猫一样嗅着浓郁的香气,“我开动了~”也带着明显的满足和愉悦。

易于咀嚼而又不失嚼劲的肉,满分!

美味而又醇厚的酱汁,满分!

嘴唇上细微而又不容忽视的痛觉,最差劲了!

临也立刻拿起桌旁的水杯,企图用水流冲走疼痛因子。而对桌的静雄早已察觉到一切,无奈地走到恋人的身旁,不分由说就将水杯放置一旁低头查看临也嘴唇上的暗红,无意识的就开启了老妈子唠叨模式。

“唉,我说临也你就不能消停点吗,都说你多少次了,这下子知道痛了吧?平时又不多喝水,裂开了又去咬…………”

嗚呼,好烦啊。

临也无趣的盯着静雄的金色头发,它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如此模糊。

嘴唇裂开的皮,最讨厌了。

纯粹的痛,最讨厌了。

面前叽叽喳喳的你,最讨厌了。

嗚呼,连带着这带着你野兽独特气味的吻,也多么的令我讨厌。

 

 

 

当临也从繁多的工作中脱出身来,静雄也提着袋子从外面走进了事务所里。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

眼尖的静雄又发现了临也嘴上的异处,眉头只是皱了起来,在袋子里翻找了一下就把东西扔给了临也,接着头也不回的就走去了厨房。

什么鬼?

临也接住了微凉的物体。一看,竟然是一管少女粉包装的草莓味唇膏,包装上的维尼小熊还咧着嘴天真无邪地朝他笑着。

什么呀,小静买的?

临也脑补了一下静雄一个一米八八高大威猛的汉子跑到超市像个小女生一样考虑着买哪种口味的唇膏送给自己,想想都有些恶寒。

“小~静~”临也无聊的举着唇膏望着上面的成分表,拖长了声音喊自家恋人。然而下一秒静雄就出现了在他的面前,双手撑住椅子的把手,把临也禁锢在了转椅里。

临也不满地啧了一声,对现在的距离表示了不满“小静是狗吗?随叫随到。今天吃咖喱?”静雄往临也的额头亲了一口,“嗯,没有胡萝卜。”“哼哼。”黑发恋人满意地往前蹭上了男人的额头,拿出唇膏抵住对方嘴唇,“所以说为什么小静突然买了唇膏回来,还要是草莓味的,好恶心啊~”

“呼,是舞流和九琉璃啦。”“诶诶!”临也睁大了眼睛。

“回来的时候碰到她们,说是你冬天嘴唇干裂给你买了唇膏让我给你送来。”“噫,还要是草莓味的,说不定还加了料呢。所以说完全不能在她们身上期待到亲情啊。”

静雄无奈地揉乱了黑发,“你啊,也试着好好地坦诚面对她们吧。”说着就转身走回了厨房。

“切……草莓什么的超讨厌啦……”

 

 

 

察觉到了门口有人,静雄回头一望,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厨房,抱着双臂似有玩味地观察着男人手上的动作。

卷起的袖子,露出健壮的肌肉,神祗雕刻的脸上镶嵌着野兽的眼睛。上帝,性感至极,不过可惜了,那个人是平和岛静雄。

反倒是野兽先生先诡异地笑了,一声招呼也不打就往恋人的嘴上亲去,只不过是浅浅地啃咬着嘴唇,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对方的嘴角。

“傲娇的临也君哦,说到底还是用了嘛,草莓味挺甜的。”

“…………烦死了,怪物。”

正当妖精就快要咬到野兽的嘴唇时,两人都听到了锅中沸腾的声音。是的,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科科。

 

至于妖精是否咬到了野兽先生的嘴巴,锅里的咖喱是否已经停止沸腾,我们还是来欣赏窗外让强迫症都无比愉悦的雪景吧,毕竟好过屋内那炙热的情感。(苦笑)

你看,窗外依旧细雪飘飘。

End

 

注:文中嗚呼乃日文,所以用了繁体。

嗚呼【ああ(aa)】表感叹

 

 
标签: 静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7)
©折原-Rinya | Powered by LOFTER